==狗哥的自我介紹和對大家的廢話==
█大家都叫我狗哥,所以您也可以這樣稱呼我,只要別只叫”狗"這個字就行啦!
狗哥非常熱愛旅行、攝影和騎著單車到處跑,也非常喜歡記錄旅行發生的一切,希望來這邊的人可以找到一些屬於您的東西。
█目前正在忙碌的是兩個用小說型態寫的系列故事: 【東南亞23天的兩三事】、【橫越的,不只是澳洲 】
█雖然文筆爛到不會有人盜用,不過狗哥還是保有這邊沒有價值的著作權的。
█足跡:台灣、澳洲、日本東京+關西、柬埔寨、緬甸、泰國、馬來西亞吉隆坡+沙巴、新加坡
█照片拍的很爛,但若你真的想知道用什麼拍成這麼爛的話,那就是FX36、GX200(2009前)、GF1+f2.5 14mm(2010至今)
█如果有任何的建議或想法,歡迎寄信給我。wang660830@hotmail.com

目前分類:2009'8/19~11/15《生命的悸動》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R0013610      我緩緩的騎出加油站,天空晴朗的乾淨無暇,絲毫沒有任何一點雲朵在上面遊玩。Ceduna不算是一個很大的城鎮,但和從柏斯離開後的這些城鎮來相比,已經算是有很完整的規劃。除了聯外的道路外,市區中道路的安全島上面都種植了許多的棕櫚樹,由於Ceduna的建築物基本上都沒有什麼高度,在晴朗的天空和湛藍的海水的依偎下,感覺起來這座城鎮真的帶有許多悠閒的氣氛,與數十公里外的Nullarbor有著天壤之別,也讓我們真的感受到何謂天堂。

     有時我真的會懷疑世界上到底是不是有著天堂和地獄?

     從出發到現在,我一直都相信這樣的路途是我夢想中生活的一切,所發生的事、所遇到的人,即便是那麼的艱辛,我卻甘之如飴。但對你而言,忍受著不擅長和不願意的旅途,或許路途中總有一些支持你下去的動力和快樂,但是否就真的如我一般的心甘情願?天堂和地獄,會不會只是一種我們自己心態面對外在環境時的心境?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b1acebc320b4404df8d4b6a16c047199

這幾天閒來無事(也不是閒,應該說是突然有感而發!啊~,算了!越描越黑),很努力的把之前因為這趟而這一輩子唯一寫過的日記重新看了一遍。

這才發現,啊~滿三年了,

 距離這趟旅行的出發到今天剛好屆滿三年了。沒想到三年前的墨水、字跡和當下寫的感受還是那麼的活跳跳的在眼前搖來晃去。

難怪,從小老師都要罰寫,因為這留下的印像真的太深刻了!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還是想騎完,我相信我們應該能度過這個難關就像之前所遇到的一樣。謝謝你的關心啊~」

「沒關係~,你好好想想我說的。反正等等你們洗完澡到出口那邊的卡車上來找我,一定要請你們喝杯咖啡!」

我心虛的表達了『我想要騎完』的決心。

文章標籤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春天的腳步越來越近了...

躲在屋裡面的感覺真是美好,完全感受不到寒冷,這種日子就跟以往生長的時光一樣,完全沒有什麼不同。惺忪的雙眼乍開時,如果不是因為這間小小破破的鐵皮屋,我真的忘記了現在正進行著一場長途的旅行。

八月份的天氣和九月份有了很明顯的不同。

文章標籤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這個晚上讓我知道了樹的重要性。
整晚冷到完全沒有辦法入眠,就算是將雨衣全部穿在身上塞到睡袋裡面還是躲不過,帳外濕答答、帳內黏滴滴,完全睡不著,太冷了。
沒有樹的平原讓冷空氣恣意的到處流竄、肆虐。
而今天,就只剩下一條蘇打餅搭配著巧克力將與鮪魚罐頭以及半塊巧克力能裹腹,但該死的溫度卻讓巧克力醬完全結了凍,奶油刀刮下去都只能敲起三角形的巧克力丁。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起床不算是件難事,就算是在難得有『床緣』可以摸的機會下。兩個人揉了揉眼睛,看著手機上八點半整的時間,慵懶的從這似乎熟悉的感覺中把賴床蟲趕了走。邊界上的雲層裡投射出了一把灑在地上的耶穌光,我們的小屋剛好就在這束光的照耀之下,這讓原本看來頗為陽春的Border Village變得有一點朝氣,而不是如昨日下午那般的具有銅臭味。今天看起來是一個不錯的天氣了,我感覺告別了西澳的當下好像也向陰雨無常的天氣揮了手說聲再見。

在這段旅行當中,我們一直是依照時間來判斷夕陽的西下,好確定何時應該『下班』找地方蓋房子。今天這賴了兩個小時的床可讓一些平時不曾注意過的問題浮現了出來...

「現在是幾點?」

文章標籤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到了!到了!今天真的超誇張的啦!」
「那...我們要選室內還是室外?」
「七十塊錢耶。但好像應該要慰勞自己一下齁,都已經省下了一天的住宿費。但...這費用都可以抵過我們在外面搭帳篷四天的價錢了說。」
「要不要殺殺看?」
「我看還是算了,這傢伙看起來就是S一撇($),我有點懶得和他多說些什麼...」

文章標籤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天空瀰漫著一股令人窒息的氣氛,空氣中所夾帶的濕氣和呼呼作響的狂風讓沙漠中獨居的Madura顯得不堪一擊,黑色元素一點一滴宣染原本雪白的雲端,由白色的邊際逐漸轉為灰黑色。帳篷邊的樹枝被吹的呀呀作響,不斷飄落的樹葉早已先行的代替了雨滴落在被狂風吹成上弦月般的外帳上。

       我開始為了無「家」可歸擔憂了起來,那頂可憐的帳篷已經被風吹得像是拉滿的一張弓、蓄勢待發,不友善的天氣則變成一道全黑的佈景,讓弓在漆黑的夜中格外的顯眼、格外的淒零,下午原本應該有的閑情逸致頓失消失無蹤,我開始像逃難般的搜尋起全營地周遭樹林中看起能夠依靠的地方;廁所前的位置不行,妳說太顯眼,而且會影響所有人進出廁所的動線;洗衣房邊的位置不行,上面【no camping】的標示像正對著我的如來神掌一樣擋住我的去路;加油站也沒有多餘的空間,即便可以,我們也可能在睡夢中成為輪下的冤魂。我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在營地與鄰近的沙漠樹林中東奔西跑的找尋下一個可讓我們安居之處。雨滴沒有落下,但黃土上卻滿是汗滴落下的痕跡。

       高中時與幾個同學到高雄的茂林谷露營,我們選在一個『倚山磅溪』處將帳篷搭了起來,幾個男孩子樂得在蓬前的溪邊脫掉上衣、從不高的石頭上噗通噗通得跳入水中;
累了就躺在石頭上聊著自大的話題、大口抽著一包25元的長壽國產菸,那算得上是年輕時的熱血之作。而年輕總是不在乎一切,認為沒有什麼可以阻擋,『匹夫之勇能擋敵』總是最佳的寫照。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陽光依舊燦爛,早晨的溫度隨著晴朗的天空變成一個舒服的天氣。蜷縮在睡袋中的我被坐著發呆的妳驚醒,起了身看見妳朝著紗門外遠望的眼神中帶著一絲的渙散和無奈, 這情況讓我不禁下意識的聯想到妳在Norseman所宣洩的情緒和昨天早晨低落的心情。但不同於四天前的是,被驚醒的我似乎在這趟艱苦的旅程中逐漸的失去了沉著和耐心,我決定將原本的安慰轉換為開導,希望能將心裡面那日漸沈重的心理負擔卸下些許...


      「老婆,我知道妳的個性很固執,這趟旅程是為了在我的身邊陪伴才貿然踏上,也因為這樣所以開頭我才會不斷的對妳說,如果妳真的沒有意願的話,我就一個人挑戰,不見得每一趟旅程我們都要一同進行。但妳一直說妳也可以,而現在既然已經出來、又是進退不得的狀態,妳一直抱怨、一直哭泣也都沒辦法解決現況,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希望我能讓妳平安的到達Adelaide作一個段落,但我自己除了也有體力、環境上的問題要解決外,所有裝備的收拾、糧食的補給和妳的人身安全我也必須一肩擔起,我知道這樣說妳的壓力也會很大,但現在的狀況讓我不得不將心裡面的話吐出來...」我最後還是把原本的不耐壓下,避免節外伸枝的讓狀況無法收拾。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從出發到現在都是如此,妳主內、我主外,和在國內時的生活沒兩樣,只是妳的「內」變成整理帳篷內部的行李,我的「外」則是烹煮糧食、行李上馬。澳洲的烏鴉特別的多又特別的吵,還特別愛吃,所以只要露宿、我又主「外」時,這樣的場合總免不了就要來場人鳥大戰。

      「fuck you!」我還記得不能用中文和他們溝通..。一陣混亂後,我在沙地上畫出一條線,再用英文和這些烏鴉對話:

      「不要超過這條線,這是我的地盤!」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不曉得這個你們用不用得上?」Irene用著蹣跚的腳步,看似使勁全身的力氣,一步、一步、緩慢的拖著汽車專用的打氣筒,由那一座座鐵皮森林般宿舍的方向慢慢的來到了房門前。

       將胎壓補足這件事情其實從和馬爺分開後,就一直非常的困擾著我,自從在Norseman找不到合適的隨身打氣筒後,我就始終不大願意去面對這個棘手的問題。我抱著有點半放棄的態度去說服自己:『如果蒂芬妮真的在這段沙漠中爆胎的話,那就想辦法在這個荒漠中,找個有緣的人接濟我們吧!』所以我寧願去擔心每天承受三十公斤重量、胎壓逐漸降低是否能應付行李重量的問題,也不願意去嘗試任何一個可能會失敗、不灌比灌更好的機會。

     「這個氣嘴可能沒辦法說~」我還是很抱歉的對Irene說出了可能讓她沮喪的話,但心中仍然有著一點點的慶幸、和隱隱約約那說不出失望的矛盾,或許是這代表著後面還有近一千多公里的路,我有可能面對的是更大的賭注。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頭上的暖氣開關在昏暗的房間內被我小扯了一下,起了身隨著自然反應的將喇叭門鎖旋轉了開....

      『 啊~,上回有機會開門是出發的第三天了』

       一股陌生的熟悉感像是觸電般的帶來了微微的刺痛,提醒了我在這十多天的旅行中似乎遺忘了一些原本生活中的感受。我把門打開,映在眼前的是,抵擋著酷寒的溫暖陽光從白雲裡灑落了幾絲在門旁的書桌上,手錶上的指針早已過了平日應該起床的時間,我走到戶外伸了個懶腰、吐了口氣,看著從嘴中的吐出來的氣化成白霧...,索性就直接坐在房門前那塊看起來破舊、像是久未人踩的矮鐵梯上,享受一下南半球這種溫暖、獨特卻又隱藏著強烈致癌性質的紫外線,觀察著這塊有點枯燥、卻又藏著那麼點韻味的土地。前方幾台沾滿紅土的露營房車
像是擔心被人發現蹤跡般的,依然無動於衷的躲藏在樹林裡的每一個角落。我痴痴的發笑,用著嘲諷的口氣在想著這有啥好躲的~「人生有命,會遇到就會遇到,躲在銅強鐵壁內搞不好都會遇到拿個王水亂灑的瘋子........」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帳篷外窸窸蘇蘇、踩在軟木上的腳步聲把我從昨晚的溫暖中喚醒,我滿腦怨念的從層層厚重包裹中起了身,除了自作聰明為求保暖而穿雨衣睡覺所造成的汗流浹背外,難得不受寒冷打擾的美夢卻這樣中斷........。我一面用怨恨的想法滴咕著外面的人走路怎麼大聲外,回頭看著還在沈睡中帶著淡淡笑意的妳,我就知道昨晚你也有頓好眠了。想著今天只有不到一百公里的距離,而且心中都已經打定主意明天休息,我就很豪氣的決定讓妳多睡一點,只是沒想到拉開帳篷的聲音無意的驚動到了妳,就像是動畫中的"彈簧狗"一躍而起,兩眼炯炯有神的望著我,呆呆的竟然說了句:「呼~,有熱水袋睡得好爽喔~。」

        我照慣例的把得利卡和蒂芬妮身上因早晚溫差所產生的露水擦拭乾淨,這樣的狀況可能要一直維持到旅程的結束吧!

        Balladonia是今天的目的地,而距離Balladonia下個有"人"的點則是260公里後的事情。
溫暖的日光和微微的順風讓我精力十足的面對今天的開始,至於休假後如何去分配那兩百多公里行程的煩惱,則是老早就被我丟到背後那一望無際的平原當中~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獨家〉超有毅力! 台灣夫妻73天鐵馬度澳洲 
記者:洪彩綸 杜蘊潔      攝 影:胡志成 江俊彥     台中-高雄     報 導
      高雄一對夫妻憑著毅力,靠單車橫渡了澳洲南部,長達5千多公里的路程,原本預計3個月達成目標,結果只花了 73天就完成,過程中,這對夫婦國旗不離身,就是要讓全世界知道他們來自台灣。

      橫
度澳洲騎士王懋滋:「我們要騎向那裡。」單車上插著旗,載著2030公斤裝備,頂著烈日要騎車的,就是完成橫度澳洲創舉的 王懋滋夫婦,整個橫越之旅從澳洲伯斯出發,沿著南部一路騎到雪梨大城,歷時73天,5千多公里,一路上省吃儉用,2人總共只花了15萬台幣,過程可說是非 常辛苦,考驗也不斷。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昨夜的星光閃閃昭告了今日好天氣的到來。
我拿了抹布走到得利卡和蒂芬妮的旁邊,輕輕的將他們身上的露水抹去。
心中莫名的平靜,說不出是因為即將面對未知路途的興奮?還是顧慮著改變心意上路的妳,擦拭的同時不時回想著計畫前對納拉伯的敬畏~~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鬧鐘在還沒工作的時間前被我一手的按掉,這一刻很希望能夠將心中所有的無住和煩惱一次的關掉....。拉開帳篷的拉鍊將頭探了出去,看著天空露出的幾絲陽光,我期待等等去information能夠得到幾個最佳的結果。

       走到廚房看著妳忙進忙出的準備早餐,一同走過七年的日子中,我看得出來妳解除了內心的壓力後,確實露出了以往心情輕鬆的笑容,但此刻妳輕鬆的笑容和我內心的煩躁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如何將妳和蒂芬妮從這個不毛之地送回到伯斯是我目前最大的課題,我強壓著內心的煩躁和妳討論著許多的可能性,但每一個狀況都有著未知的困難在。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休息的早晨我果然如同在台灣一般的賴床賴到九點,連日來的疲憊總算在今天有了一些些的抒解,而妳從帳篷爬出來的時候很明顯的看的出臉上帶著一股笑意,似乎對今天的"休假"顯得很滿意。但我在妳的眉宇中似乎還是看見了些許的憂愁,是陽光的刺眼?亦或是我想的太多?

      『謝謝妳們這一周來的辛勞,我除了不斷的加一些無謂的裝備重量在妳們上面外,沒能好好的照顧妳們』我對著得利卡和蒂芬妮訴說著旅行至今的心情,順便挑著今天晴朗的早晨把胎壓補足、螺絲鎖緊,好好的為他們進行了一次健康檢查。在檢查的同時卻也發現了隨身所帶的打氣筒要打進法式氣嘴相當相當的不容易,反到是美式氣嘴就很順利,我整整忙了近兩個小時才把蒂芬妮的胎壓補足,這個警訊讓我決定要去鎮內找單車店,買一隻全新的打氣筒,要不未來在沙漠裡面爆胎,有備胎卻不能打氣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擔心妳的疼痛再加上寒冷的天氣,昨晚都是在半夢半醒間所度過,而被露水所浸濕的睡袋尾端,更讓我從恍惚的狀態逐漸轉變為清醒。將帳盟的外帳掀開,又是一個陽光普照的天空伴隨著須穿羽絨外套怪異的天氣,我輕輕的將眉頭深鎖、身軀蜷縮躲在睡袋中的妳搖醒,我用雙手將因大腿無法出力的妳扶起,在我未開口前妳就作了今天的決定...

      「今天繼續騎到Norseman吧!」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太陽曬屁股這回事在帳篷裡面不算是件新鮮事,而昨晚的寒冷讓我在凌晨時必須將所有行李的衣服和大外套全部穿在身上才有一個好眠,早晨七點是很不情願的從睡袋中爬出來的。爬出帳棚一看才發現我們搭騰的地方根本一點都不隱密,但『自欺欺人』、『傻人有傻福』這兩句話基本上還是給了我們昨晚還算可以的睡眠。

       出發前參考前輩的行程,大約都是騎了一個星期後再『視情況』休息一至二天,但我們完全忽略【幼幼班】和【專業級】的差距,今天算是第六天,我們的身、心、靈已經進入了強烈的撞牆期。很需要一天完整的休息來調整,但看看在這個鬼地方之後,在這邊休息一天我看是連鬼都不願意。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清晨六點半在半夢半醒之間爬出帳篷,棚外的溫度仍然相當的低,但冰冷的不只是天氣、而是心中那無比重的擔子讓心底更冷。不過三個人在短短四天之內所培養出的默契和熱情依舊將我們繼續勇敢向前、邁向困難的一天。188公里的距離迫使我們在廚房內匆匆的吃完土司加巧克力醬和阿華田。三個人依然邊進行著無哩頭式的對話,邊做著慣有的熱身操,我用內心嚴肅、外表輕鬆的口氣對馬爺說:

  『我們盡量騎,如果可以的話咱們今晚或許就有機會能在Coolgardie碰面』其實我是很心虛的!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