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Ayutthaya,曾是泰國的第二個首都,也算是集泰國佛教文化之地。

       我和夫人趁著流浪一年有餘的機會,在這趟泰國的旅程當中停留了十天,除了彌補一下兩個人足跡未重疊的部份之外,另一個也是想回去大城這個世界遺產停停、看看
,去深刻感受屬於那個時候的繁華,和現在的不勝唏噓。
       我們照慣例的走到華倫蓬(曼谷)車站的二號窗口、 花了30銖買了兩張從曼谷到大城的車票,拿到車票的第一個感覺是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只要15銖?泰國這個國家的物價懸殊也太大了..。

       車廂內算起來並不差,至少比我印象中的好很多,而我相當期望的雞鴨同車倒也沒讓我失望,隔壁沒多遠就看到一位婦人領著兩籠的家禽做在硬式的座位上。但整體感覺起來,老外的比例還是不少,而且大多數人的手上總都拿著一本翻到幾近破爛的『寂寞星球』(註:旅遊聖經)。而列車啟動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就發覺速度怎麼越來越慢...、越來越慢....,慢到最後就是停了下來。如果不是因為我探出 車窗外看見車水馬龍的狀況從火車前方而過,我很難相信世界上竟然有火車需要過紅綠燈..

       大城王朝原本是隸屬於素可泰王國內,而後經由獨立、併吞掉素可泰後,成為泰國歷史中極為重要的一個朝代。以歷史的年代來區分似乎是和我國的歷史文化沒什麼太大的相關,但事實上,大城王朝就是我們歷史上所熟悉的暹邏王國,受封於明朝時代。我們在渡河前花了150銖,租了台「金旺」來應付一整天大城的旅行,而手中那張快要翻到爛的地圖上面,標示了幾個重要的景點,包括了大城最重要的一個點 --瑪哈泰寺。

       瑪哈泰寺是大城內歷史最悠久的一間寺廟,最富盛名的莫過於與 樹幹合而為一的佛像和幾乎只剩底座的遺跡。走在宗教的聖地中總有一股微涼 的清風和肅靜的氛圍,不論是在走到我們的媽祖廟、馬來西亞的清真寺,還是澳洲的聖瑪麗大教堂,大抵都讓到訪的人有一股心靈洗滌的感受。但也許大城除了是佛教的聖地外,更是重要的遺跡, 而這個遺跡讓我們在走訪的同時,心理卻帶了一股不可不謂的沈重。

       整個瑪哈泰寺的斷垣殘壁驗證即便是神佛都阻擋不了人的私慾。緬甸王國以近乎摧枯拉朽的方式將整個大城、包含了瑪哈泰寺做了徹底性的破壞,歷史上不斷的上演 要摧毀人民信心最好的方式就是將他們的信仰摧毀,從秦始皇的焚書坑儒、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相同的戲碼。

       每一尊佛像不是斷頭、就是身殘...

       遺跡的旁邊有著一塊「旅客注意事項」的圖示,上方表示著請勿站在佛身的身後取代頭像來拍照。我看了後,除了原本的心痛外,更多了份心酸...。這也讓我下了決定未來若真到了世界的中心--Ulruru(艾爾斯岩),我會放棄攀爬這件事
情,因為總感覺這是將我自以為是的成就感,建築在踐踏那些原住民忠誠的信仰上。
      
       不過在這樣肅穆的場合中,還是有些充滿趣味的橋段,我和夫人在離開瑪哈泰寺時,看見一塊地磚上印著極為明顯、清楚的狗腳印,觀察腳印的大小,這個尺寸肯定不是小型犬。原來從古至今,所有的建築物在建設過程中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不是在水泥地上、就是在乾凅的的泥土地被一些動物「到此一遊」,就連在大城這麼歷史悠久的皇宮、寺廟都不例外。我和夫人對這個"破壞"氣氛的腳印大笑,只是笑完後,我也在想這條狗留下這只足跡後,不曉得下場是什麼...。

       整個園區內,偶能見到一些僧人在樹下、或是陰涼處修行,我們兩個躡手躡腳的經過前方,盡可能的將聲響降到最低,但我們不是唯一,幾乎十之八九的旅人在選擇路線時,也都以不打擾僧人的修行為主。這也讓我不斷的省思,很多時候人總習慣的將放大鏡放在短處和負面的訊息上,認定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水平、不懂得尊重。事實上人本性的『善』還是處處存在,所謂的隱惡揚善在生活中其實大部分都唾手可得的,只可惜的是媒體的操作技術-『揚惡以顯善』蓋過了許多原本真實的一切。
世界,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壞,至少在這個當下我是這麼認為的。


帕席桑碧寺
Wat Phra Si San Phet)
       
       帕席桑碧寺又稱三寶塔,在泰國的地位不亞於市中心的玉佛寺。即便尚未了解整個大城的歷史,從帕席桑碧寺建築物的本身也很容易聚集造訪者的目光。三座塔併立而起,塔尖直指湛藍的天空,三位國王的骨灰藏在塔裡的深處。三寶塔原本的外觀是鑲滿金箔、有點類似現今玉佛似的外觀,當時真的可稱作為『金碧輝煌』,對造現在的斑駁,雖然多了分時光的痕跡與敬畏,但總有著『景物依舊、人事已非』的不勝唏噓。

       我把腳架拿出來左調右整,一邊想拍下三座塔的全景、一邊想著每一個從這景中看到景象的人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去按下快門。被定格的那幅畫面會不會像電影中的情結般,原本彩色的片段景象轉變為一齣齣黑白的連續畫面,身著盔甲的武士在明月清風的夜晚守護著每一個塔的入口,防止著所有外人的侵擾,也維護著先王先烈的精神;緬甸王國的領頭吆喝著一群摧毀欲摧毀人民信仰的士兵們,在塔的四週鋪上毅然的稻草、油類,將象徵希望與絕望、代表著兩邊權力的火炬點燃,所有人高舉著兵器觀賞著對方信仰毀滅的進行式...

      「喀嚓!」


       我把快門按下的瞬間,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風還是繼續的吹、畫面裡的三座塔在烏雲籠罩下更顯得淒涼外,我仍然是路人。士兵的吆喝終究也隨著時間的消逝而風吹雲散;被火燒掉的金箔盡入了塵土,偶爾惡劣的天氣可能將那些塵土吹向了隔壁討生活的店家;我的旅程依舊只是經過,在結束了今天的旅行後,我可以回到舒服的旅館吹著冷氣、享受著啤酒,三座塔還是在這邊屹立,供人憑弔、瞻仰,繼續承擔風吹、雨打和日曬,園區旁的人民依舊必須鞭打著大象、讓它們背負著前來的觀光客來圖得溫飽。我沒能對這些歷史作一些回饋和交代,也幫不了依靠在這邊園區討生活的店家或人民,我只是經過...,只是留下曾在這邊行走過的回憶,好像幫不上些什麼...

       我看歷史?還是歷史看我?

       我在感嘆歷史的經過時,我也一直在走入歷史當中。每過一處,我的足跡就會被後面的遊客給覆蓋了過去;每過一事,我的智慧就會隨著時間而增長。佛像上的笑容向我表示著,其實沒有什麼事情是永遠存在的,火苗會熄滅、金箔會飄落、人民會死亡、王朝會更換,一切都會過去,不論是歡樂或是悲傷。

       離開大城前,一輛雙條車上載滿了一群剛下課的孩子,其中兩個小男生拉著車座後方的鐵把互相嬉鬧,看到我的同時還不斷的揮舞著雙手說著令我發噱的「空哩基哇!」,我也大力的將兩手高舉揮舞著、嘶吼的向他們說byebye。兩個傢伙的笑容和笑聲讓我很難忘,非常的純真、無邪和充滿希望。一直到車輛遠去、我上了回曼谷火車的路上,我彷彿都還聽得到那個笑聲...


       小男孩的笑容和佛像的笑容融合在了一起...

       我除了帶走了些回憶外的感動,也發覺自己似乎能留下些什麼給這邊、給這個世界...










(差蒙空寺
Wat Yai Chaiyamongkho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use 的頭像
Mouse

爸、媽,我們出去一下!!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