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哥的自我介紹和對大家的廢話==
█大家都叫我狗哥,所以您也可以這樣稱呼我,只要別只叫”狗"這個字就行啦!
狗哥非常熱愛旅行、攝影和騎著單車到處跑,也非常喜歡記錄旅行發生的一切,希望來這邊的人可以找到一些屬於您的東西。
█目前正在忙碌的是兩個用小說型態寫的系列故事: 【東南亞23天的兩三事】、【橫越的,不只是澳洲 】
█雖然文筆爛到不會有人盜用,不過狗哥還是保有這邊沒有價值的著作權的。
█足跡:台灣、澳洲、日本東京+關西、柬埔寨、緬甸、泰國、馬來西亞吉隆坡+沙巴、新加坡
█照片拍的很爛,但若你真的想知道用什麼拍成這麼爛的話,那就是FX36、GX200(2009前)、GF1+f2.5 14mm(2010至今)
█如果有任何的建議或想法,歡迎寄信給我。wang660830@hotmail.com

b1acebc320b4404df8d4b6a16c047199

這幾天閒來無事(也不是閒,應該說是突然有感而發!啊~,算了!越描越黑),很努力的把之前因為這趟而這一輩子唯一寫過的日記重新看了一遍。

這才發現,啊~滿三年了,

 距離這趟旅行的出發到今天剛好屆滿三年了。沒想到三年前的墨水、字跡和當下寫的感受還是那麼的活跳跳的在眼前搖來晃去。

難怪,從小老師都要罰寫,因為這留下的印像真的太深刻了!

   

原始的地方,就用原始的方式

 不過就這麼短短的三年,科技卻差了相當的多。當時的Iphone還只是3,連3GS都還未上市,智慧型手機在當時還算是一個"身份和品味"的象徵。即便當時陪著我東征西跑所拿的NOKIA 6100也很不賴...

2009年出發在前置規劃時,手上所攜帶的HP2133 9吋電腦其實算是相當簡易輕便且強大的NB(在當時只有14吋和眾人詬病卻引為風潮的7吋EPC時,這台真的引起了許多旅行者的羨慕),而這也是我在國外一年多寫部落格的維生工具,但在翻著地圖考量路程時就曉得許多連人都看不到的地方,食物都已經是緣木求魚,還要電源咧!

其實這對當時的我造成不小的困擾,因為已經太習慣倚賴電腦簡便而迅捷的紀錄方式了,所以我壓根未想過可以用紙筆。會想到寫日記,其實是因為夫人總習慣在紙上寫寫塗塗,看我苦惱的表情和問題後給的暮鼓晨鐘(當頭棒喝其實比較貼切)。在原始的地方就用原始的方式...,解決不了是因為從來沒有進去問題裡面過。

而這一寫,我沒有想到的是我竟然把我這一輩子的份量都寫完了。(至少回來的這三年和出發前的廿幾年,我從未寫過日記。) 

73天只有72篇

第一篇理所當然的就是第一天出發的當下,我記得那時只短短的寫了不到一頁,原因只因為第一天所遇到的撞牆期太過強大。

當天的天氣是下著毛毛的細雨,我只能躲在帳篷裡不斷搓揉雙腳,還記得從手拿袋取出筆記本的時候,我幾乎要崩潰。心裡還想著:「幹!為什麼這麼累老子還要寫日記?」,然後在一邊幹譙的時候寫完了人生的第一篇。但很有趣的是,當時我也把這個想法也寫到日記裡面。也因為如此,讓時過三年的現在,許多當下的畫面仍是生動鮮明如彩色般的跳耀在眼前。

但其實有些日記並不是在當下的時候所寫的,而是用補回的。

騎到墨爾本時,因為馬爺的協助而停留了一週。那一週的幾天日記其實是用補上的,因為有幾天對我而言其實沒有特別的記憶,再加上能夠住在一個有網路且舒服的房間內,我把大部份的時間幾乎用在上網(這證明網路會害死人)po動態在臉書上,導至有兩、三天的日記是用後補填上去,而且上面寫著許多幼稚園等級的話。如:

「能夠用網路真爽!」、「今天沒甚麼好寫的!』等等~

唯一沒寫的那一天是旅程的最後一天,因為那天的衝擊太過直接且深刻。當天我到達雪梨的住處時,曾經瞄了日記本很多眼(相同的是也點著菸草)考慮要不要寫~最後決定不寫是因為不想為了寫日記而把那享受直接的情緒中斷掉,現在回頭想想有一絲絲的懊惱沒把當時的五味雜陳給寫下來~

這樣看起來,我似乎是一個很喜歡寫字留下記錄的一個人。

其實非也啊!聽我娓娓道來~。

高中聯考時(是的~,我精力過高中的聯考啊!)的國文總分是200分,作文佔60分,而從國二升國三的暑假接受學校模擬考的作文分數,印象中從未超過25分,每次寫作文腦袋只有兩個想法:

1.多充字數,把一句話寫成三句話,這樣才不會寫不完600個字。

2.只要超過作文紙中間的分隔線,這篇作文就算結束。

由此可見當時有多痛恨、多不喜歡,所以更別說要寫日記~。但人總是會轉變的,尤其是受到週遭環境或友人的鼓舞...(去蒙古的貓女你可以現身了!是的,在說妳!)

7ba783b150bc33242d11675647442b18

那32層的蛋糕

那73天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振筆疾書",寫的速度之快、字跡之潦草,有的到現在我看了三年都看不出到底寫了甚麼字。但那時每天晚上靠著微落手電筒的燈光花上一個小時來寫下當天最直接的感受其實是挺快樂、且挺充實的。有時寫不下去不知道如何接時,還會自動分成兩句話或廓弧,然後註記再註記,箭頭再箭頭。但很絕妙的是在當時每天都至少會寫到兩、三頁,最高記錄是在沙漠中一群幫我過生日和遞水袋給我老婆取暖的那天,當時我總共寫了五頁半,而且是裹著毛毯、邊哭邊抽菸邊寫完的(帳篷差點沒燒掉)。

但在日記當中有篇並不是我寫的,而是夫人留的。(故事可見之前的遊記。)基本上這趟旅行原本就非夫人所願,最一開始旅行的計畫是一個小圈的環遊世界。當時上我甚至也為了這趟旅行,幾乎把路線上該做的功課都做完,甚至已經想好要如何把所購買的戰利品寄回台灣等策略...

但最後拗不過心裡面想完成驚心動魄夢想的聲音,還夫人就被我霸王硬上弓(這寫法好像怪怪的),不得不接受一個她不想進行、且超過負荷的旅行。這篇日記的出現或多或少呈現了這段旅行背後的一些她的聲音。

所以當到達雪梨歌劇院時,我和她哭的完全不一樣。

我哭的是我竟然完成了一個台灣人沒有完成過的事情,喜極而泣!

她同樣也是喜極而泣,只是她哭的是她終於結束了一個沒有人會接受她卻接受的折磨...,雖然現在講起這件壯舉,她是挺趾高氣昂的。

但每當我看到那32層的蛋糕時,其實心裡面會有相當多的內疚和不捨...

 

故事不會結束

我在旅行結束的前一天,因為已經逐漸進入大都市而不容易尋找到便宜且方便的住宿,加上又想到旅行中發生的一切,

就在那晚找到一個營地搭好帳篷後寫了:

「時間過得如此的緩慢、卻又迅速的不知所措。騎得好累~,但卻不想結束...」 

在當時我不可能一直無止盡的騎下去,總是要選擇結束,只是選擇在哪邊讓這趟旅行有一個終點。 

我,始終是把每一趟旅行最後定位的那個角色,定位讓它結束還是延續,如同我要事情變好、或變壞。

 

而今,翻著日記,那一趟旅行真的結束了。但故事真的結束了嗎?

沒有的!

我成為了日記中的主角,它只是用另一種方式延續了下去~

而我在這其中,看到了"過去"帶給"未來"的力量。

創作者介紹

爸、媽,我們出去一下!!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臉書沒有連動,所以我現在才看到...
    而且,還是想到,你也許這兩天會寫點什麼,所以繞過來才看到~

    我覺得,這篇還是很好,看得出三年前的感動仍延續到現在,只是,需要的,就只是把他寫出來而已。

    真的,別管文筆好壞,別管語句是否流暢,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情緒和感動,不需要華麗的文字堆砌,只要你真的有感覺,閱讀的人一定感受得到你想傳遞的--「不管那是什麼」。

    被點名的,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