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哥的自我介紹和對大家的廢話==
█大家都叫我狗哥,所以您也可以這樣稱呼我,只要別只叫”狗"這個字就行啦!
狗哥非常熱愛旅行、攝影和騎著單車到處跑,也非常喜歡記錄旅行發生的一切,希望來這邊的人可以找到一些屬於您的東西。
█目前正在忙碌的是兩個用小說型態寫的系列故事: 【東南亞23天的兩三事】、【橫越的,不只是澳洲 】
█雖然文筆爛到不會有人盜用,不過狗哥還是保有這邊沒有價值的著作權的。
█足跡:台灣、澳洲、日本東京+關西、柬埔寨、緬甸、泰國、馬來西亞吉隆坡+沙巴、新加坡
█照片拍的很爛,但若你真的想知道用什麼拍成這麼爛的話,那就是FX36、GX200(2009前)、GF1+f2.5 14mm(2010至今)
█如果有任何的建議或想法,歡迎寄信給我。wang660830@hotmail.com


從塔塔加下到東埔溫泉的路和三年前變得不大一樣,雖然公路上那塊藍色圓圈中用白色字體所標示的【21】所代表的依舊是地圖上的省道,但短短的五十幾公里下坡路段早已因為半年前的風災和水災而面目全非。深灰色的柏油路面延伸到某一個部分的時候,就轉換為正在整修、黃土一片的路段,路段旁的護欄不見蹤影,再過去一點的山谷深不可測。整整接近兩公里的路段只能單向通車,幾個穿著車衣的單車騎士比我們更可憐的跟隨於一輛輛四輪的加頂「活動房屋」後方,在滾滾的黃塵當中繼續賣力向前。下到陳有蘭溪時,由陳有蘭橋連結的兩旁山路看起來更加的脆落,經過去年颱風的沖刷和蹂躪,原本的就已經千瘡百孔的溪面看起來似乎比三年前更加的廣大許多,而橋下那些看似矮胖的橋墩顯得更加的無奈及行單影之...。

--------------------

「鱘龍魚被沖走了!」
 
「啥~,
鱘龍魚被沖走了!?」

我聽到的第一個反應是腦袋瓜裡浮現上萬尾的鱘龍魚被夾雜在土石流中、沖向大海...。
這回可好,以前要吃一尾鱘龍魚可要丟出好幾張的小朋友才能一嚐美味, 現在則是打著燈籠、有錢也吃不到一層皮。但想想此行的目的原本就不是打牙祭,而我們向來對美食的興趣也不是挺大,有沒有吃到對我們的損失不大,反正最終那 些美食還是會進入食道、被胃酸消化、經過大腸分解吸收後,變成一佗佗人人避之惟恐不及的『米田共』,而世界美食那麼多,已經不差這一樣沒吃到,真要算下去的話,恐怕就不是「徒呼負負」能形容的了。

這間溫泉民宿是利用智慧型的手機在當地所查詢到的,夫人從民宿的櫃檯走出來時對著我大喊上面的話。

坐在機車上的我正在思考著科技的發達和方便,讓我們省卻了不少在當地尋找、比較旅館的時間,但又反而好像喪失了些不同的體驗和過程,然後回想起了五年前和同學去澎湖的旅行的一件事情...。

那時我們一夥三十幾個同學從台中的水楠機場搭了飛機過去澎湖,而後再轉了一班客船到了北邊的吉貝島,黃昏時一群人在沙尾的附近吆喝、奔跑、搞笑...,突然間一通電話聲響讓我們停止了所有的動作。正在奔跑的W,身體還維持著「舒跑」、向前衝刺的動作,頭卻轉向電話聲響的來源;在淺灘抓螃蟹的R,手還在水裡、腰也沒挺直,兩眼搜尋著電話聲音的來源...;拿著相機狂按快門的Y,嶄新的數位相機螢幕還沒關閉,右手仍維持著為拍攝夕陽維持的角度與動作;而正在模仿電影中如花在沙灘拿著絲巾搞笑的我,手中的絲巾還在隨風飄揚,搞笑漫步的動作也還在進行,只是不是連續動作、是一個定格的畫面。C從短褲後面的口袋把手機拿了出來,螢幕還在閃爍、手機鈴聲越來越響...

「喂~,嗯!嗯!!」
「嗯...,嗯!嗯!我知道!」
「好!好!!我回去再處理...。嗯!嗯!!」
「好!那先這樣。」
話筒闔了上,R、Y、W、我,加上其他的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什麼卻不知道。

「這裡有訊號?」J說。
「對呀!這裡有訊號?」G說。

部分的人開始議論紛紛,不是搭了趟飛機離開台灣了嗎?為什麼還接得到電話?

「吼~,又不是搭了趟飛機就出了國。當然會有訊號阿~」C很鎮定的說了這番話,然後接著抱怨起...
「就為了提醒我下個月記得要參加新的教育訓練,然後打這通電話來。」

原本熱在當頭的氣氛頓時中斷了下來。
R的螃蟹早就不見蹤影;Y的相機也收了起來;我扮演的如花沒人在看、也沒人有心情大笑,
大家的話題又轉回到了每天都在忙碌的工作上...。



趁著天黑前散步到離開溫泉大街沒多遠的【東埔吊橋】,吊橋是早期原住民在此地相當重要的聯絡橋樑,經過了為數不短的時日依舊屹立在通往溫泉大街與父子斷崖間,提供當地的居民來往與觀光客的便利。吊橋的兩旁點綴了些許的小燈光,讓整座吊橋在昏暗的夜晚中有了另外一種的美麗與安全感,四個原住民的小孩嘻嘻哈哈的向我們打招呼,而在前方
不遠處領路的小黑狗邊用熟練、迅速的步伐前進,邊不時的回頭看看四個小孩子的進度,而橋旁一顆顆青圓飽滿的梅子則在枝葉的末梢上隨風搖晃著...

科技的發達讓人生中少了許多原始的體驗,過度的開發讓純樸的小鎮喪失些許的原貌。
我常常在想,
科技和開發讓「獲得」變得更輕而易舉,原本因為得來不易、所以才處處呵護的「珍惜」更顯得珍貴。

沒有鱘龍魚的東埔還是很漂亮,
如果鱘龍魚沒有被沖走,我會不會在以後的回憶當中,提起東埔卻只想到鱘龍魚的美味、而忽略掉了這個小鄉鎮的純樸和原貌?



「跰!」的一聲,涼風徐徐的夜晚我把玻璃瓶內的啤酒倒滿在酒杯裡面,啤酒的泡沫不小心流出了杯緣,我大力的吸了幾口、坐在露天湯池旁的涼椅上,與享受至極的夫人開始對杯狂飲。

乾杯後,我對夫人說,希望每一個像東埔這樣迷人的鄉鎮在未來都能在開發與原來的風貌上有著平衡...
不再承受天災與人禍...

「會的!」
夫人再度將杯中之物一飲而盡。
而我,猛力的將夾在食指與中指的煙吸了一口後,看著那些煙飄出了陽台外...
創作者介紹

爸、媽,我們出去一下!!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unzbus
  • 澎湖啊澎湖~真是美麗的回憶,不知道什麼時候大夥才能在一起出遊阿.....
  • 這真的比登天還難呀~<br />
    光要湊齊那永遠缺的一角就令人頭疼...

    Mouse 於 2011/06/21 21:12 回覆

  • k2em
  • 雖然是一趟短暫的"逃跑"
    但總能在你的文章中
    看到不同的事物與角度

    人類需要生存
    環境需要生息
    鱘龍魚本來也不是活在這裡
    如果能像你一樣善良看待事物
    就能美好一些
  • Mouse 於 2011/06/21 21: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