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哥的自我介紹和對大家的廢話==
█大家都叫我狗哥,所以您也可以這樣稱呼我,只要別只叫”狗"這個字就行啦!
狗哥非常熱愛旅行、攝影和騎著單車到處跑,也非常喜歡記錄旅行發生的一切,希望來這邊的人可以找到一些屬於您的東西。
█目前正在忙碌的是兩個用小說型態寫的系列故事: 【東南亞23天的兩三事】、【橫越的,不只是澳洲 】
█雖然文筆爛到不會有人盜用,不過狗哥還是保有這邊沒有價值的著作權的。
█足跡:台灣、澳洲、日本東京+關西、柬埔寨、緬甸、泰國、馬來西亞吉隆坡+沙巴、新加坡
█照片拍的很爛,但若你真的想知道用什麼拍成這麼爛的話,那就是FX36、GX200(2009前)、GF1+f2.5 14mm(2010至今)
█如果有任何的建議或想法,歡迎寄信給我。wang660830@hotmail.com


昨夜的星光閃閃昭告了今日好天氣的到來。
我拿了抹布走到得利卡和蒂芬妮的旁邊,輕輕的將他們身上的露水抹去。
心中莫名的平靜,說不出是因為即將面對未知路途的興奮?還是顧慮著改變心意上路的妳,擦拭的同時不時回想著計畫前對納拉伯的敬畏~~

『想這麼多!?等等就要上路了還在想這些,那不然一開始就別騎就好啦~』
我的內心對了自己這麼說,搖了搖頭笑了笑,繼續進行著出發前的準備。

從第五天起我們就採用分工的模式整理行囊,妳負責處理帳棚內的一切,而帳棚外的粗活當然是非我莫屬。
即便經歷了心情上的三溫暖,但在Norseman整整兩天的休息,卻也真真切切的從妳身上又看到了初到伯斯時的元氣。


(總是在麵包車裡面點燭光、喝紅酒、吃牛排的澳洲老夫妻)



進入納拉伯後第一個有"人"居住的地方是近兩百公里外的Balladonia Roadhouse,這意謂著我們必須要準備整整兩天、共四餐的糧食和水來應付今晚的bush camp,我把兩個2.5公升的寶特瓶和兩個各1L及600ml的水壺全部灌滿,丟在得利卡的身上,然後抱著歉意的對著蒂芬妮說:『另一個2.5
公升的寶特瓶和600ml的水壺要這段路途要委屈妳了!』

在Norseman的這兩天充分了發揮"採購"和"恐慌症"的能力,我把馬鞍袋所有的空間通通塞滿了一路上需要的食物,就怕到時候再遇上出發第一周時缺糧的狀況。所有行李上完架的那一刻,我還是不放心的問了妳的意願,心中總是惦記著那一晚妳掉下的眼淚,但妳似乎在短時間之內將心境調整了過來~

『老公,我們快點騎吧!你不是說有一個在部落格上認識的朋友在Balladonia工作嗎?你一直要道謝,別讓人家等太久唷~』


(紀念Norseman的路牌)



我騎到了Eyre HWY的入口後停了下來,回頭望了Norseman的城鎮看了幾眼,這個地方充滿了太多的回憶和故事,等等的離開或許就是永遠告別的時刻,人生中似乎永遠都在上演著這樣的戲碼,離別~、相聚~,我只是不斷的一次又一次的旅行當中培養著堅強面對"離別"的勇氣。

Nullarbor Plain,納拉伯平原,澳洲最大的一塊荒漠之地。
納拉伯的原音是取自於拉丁文"沒有樹"的意思,整個納拉伯受到了內陸地形的影響,年降雨量僅有200mm,在夏季時的最高溫會到達48度,夜晚的溫度則會降到接近冰點,算是一種典型的沙漠型氣候。1841年約翰。艾爾首次穿越了納拉伯完成了壯舉,但這並沒有改善了納拉伯交通運輸的狀況,一直到最近的三十年前,整條公路才完整的成為現在所見的柏油路。


(水變成身上最珍貴的一樣東西)


(屬於野生動物的地盤)



「這超誇張的啦!還有1,986公里才會到阿德雷德,台灣都可以繞兩圈了!」
脫離疲勞陰霾的妳用發現新大陸的口吻對著落後妳兩、三百公尺的我大喊。我看著這誇張數字的路標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這是我一直期望讓自己去面對"具體化"的難度,踩在這個起點我的內心卻感覺到出奇的踏實。

幾台經過我們的車輛搖下車窗對我們伸出了大拇指,我心裡就在想以前開車的時候老抱怨今天沒好地方睡、油錢超貴...等啦哩啦雜的事情,現在的我們除了省下油錢之外,甚麼都沒有啦!
看著這些呼嘯而過的車輛不禁羨慕起他們~,至少晚上睡覺被袋鼠包圍的話油門一踩就可以逃之夭夭,而我們就只能偽裝成袋鼠和他們稱兄道弟。



納拉伯的景色說穿了實在和進入Norseman前沒有差太多,但少了一分人為的介入,多了一分大自然的寬闊。之前在Yellowdine的那位路人說的一點都沒錯,納拉伯的路不再有著討厭的上、下坡,而當影響我們速度甚鉅的風向都是順風的同時,今天的騎車確實是一路上來最輕鬆的一天,除了今晚沒有一個舒服的地方睡之外。

我們盡情的用時速廿公里以上的速度不斷的狂奔在這片沙漠的公路上,平均廿分鐘才出現一台車的狀況讓我們得以和載滿行李的得利卡及蒂芬妮在公路上蛇行,或許是擺脫了"熟悉"的路段、踏上"陌生"的探索而興奮,就連原本枯燥的風景都讓我們睜大雙眼不斷的從中欣賞每一個路段的不同,我們第一次在這趟旅行嘗到了快樂的果實。

是心隨境轉?還是境隨心轉?我不得而知...,
但卻體會到了"樂在其中"的真締。


(希望不會在路上被這些好客的動物撞個東倒西歪)


(掉落的水壺)



瘋狂的飆速沒有維持太久,我就被突然其來物品碰撞到地面的聲音打斷了節奏,猛然剎了車趕緊看一下得利卡有沒有甚麼狀況,結果這才發現裝滿水的保特瓶已經掉落在距離我三、四十公尺處,原本緊閉的瓶蓋早就因為強烈的撞擊而炸開,我把得利卡迅速安頓好後,飛也似的趕緊將保特瓶的瓶蓋重新鎖緊,但原本滿滿的水已經只剩下三分之一....。

「哇~,今天晚上的咖啡飛掉了.....」
「而且滾的超快的啦!追都追不上~」

我們抱著"哇~,期盼已久的水瓶從車上掉下來這檔事終於發生了耶!"的態度觀賞著這齣好戲。

「先照相...,先照相........,要不下次不知道是甚麼時侯...」
我們的腦袋瓜真的有了甚麼問題吧!?


(沙漠中的緊急救援電話)

地圖永遠都是旅行當中最好的幫手,但當我在納拉柏的地圖上看見【電話】的圖案時,我就一直相當的好奇在這種鳥不生但狗不拉屎的地方,這上面所標示的電話圖案是不是就像都市的一般,可以提供超人變裝拯救地球的好機會,所以一路上我就一直很期待能夠看見這樣"神奇"的設施。但當我看到連個電話亭都沒有的時候是相當失望的,裡面除了一個按鈕按下去可以連接警察局之外,就只剩下一個對講的話筒,超人在納拉伯沒有可以變裝的機會拯救地球了。

不過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很開心的在這邊逗留了一點時間,這一切就只是出自於看到了這些屬於『人造』的物品,即便只是看見路邊的垃圾桶都會讓我們興奮不已,或許我們在這個前不著村、後不著落....,應該是說前根本無村、後根本無落的地方找到了一些屬於人類心靈上的寄託。


(下一個可露營的休息區--250公里)

安慰妳也好,面對體力不如科班的現實也罷!我們決定用每騎兩、三天就休息一天的步調往自己的終點前進。
換句話說在Balladonia我們就可以休息一天,每想著明天晚上就可以休息的美夢,踩著踏板的速度就不自覺得又快了一些。
只是冬轉春的短日照仍然在我們的心境轉變之中提醒著我們,該尋找一個今晚可以落腳的地方,但一個鐘頭前所看見的【10kms,caravan park】指標,怎麼在馬錶都已經跑超過十五公里了還沒出現!?

「誰會那麼無聊跑到這種地方來開caravan park!?」
我仔細的回想著一個鐘頭前我所看到畫面的真實性~,懷疑起會不會是我自己一時的眼花。

「老公~,會不會過頭了?我們要不要往回騎看看?」
妳的這句話讓我猶豫了五秒鐘~

「不可能呀!我怎麼看都沒有任何的岔路或是人工的設施啊!」
「還是..........,那~,早就已經封閉,只是舊的廣告路標還在。」

我不得不接受這樣的假設,在這樣的環境下,誰會開個一兩百公里的車去拆除掉那些廣告看板,
接下來心中開始對這樣的狀況感到發毛......


(是真?是假?)



正當我已經打算直接露宿公路旁,並從每一片路邊的樹林中尋找比較隱密和適合的地方時,突然看到一個極為熟悉的指示~

「真的有耶~」
妳的口氣並不像是『終於找到了!』,反倒像『這還在嗎?』
我停下車往指示的方向看過去,觀察著岔路的道路狀況........

「看這標示的新舊度,應該不會唬人才對。」
我嘴裡的話雖然是持肯定的態度,但事實上內心是極度的排斥往裡面繼續走,
因為~,這怎麼看都不像是會有"活人"生存的地方嘛!!
冒著要是苗頭不對拔腿就跑、姑且一試的心態,
我們一路喊著『阿彌佛陀、耶穌愛我們』來壯膽,並隨著岔路的指示牽著得利卡和帝芬妮進去。

「老公,外面不是說一公里嗎?怎麼牽這麼久了還沒到?」  
「妳不要急嘛!牽就是了!!」
我終於有點氣急敗壞、用著不耐煩的口氣回應了妳。



「喔喔喔喔喔喔~~~」
我們不敢相信呈現在我們眼前的一切。
兩個人在入口處又叫又跳的大聲歡呼這上天賜給我們的禮物。這根本不只是一座caravan park,一棟棟美輪美奐的紅磚式建築、擁有老式溫暖壁爐的廚房和餐廳、用心整平過的營地、一大片放羊的牧地,我很訝異這一公里的距離竟然會讓公路的內外有了這麼大的差距。

牧場內所有的人看到奇裝異服的我們所做出的舉動,讓我們有點受寵若驚~,我們從兩旁不斷鼓掌的人群將車牽去reception準備check in,這景象就像是我們已經騎到終點般的熱烈。牧場的主人Donney站在reception的門外加入這場"莫名其妙"的歡迎(?)儀式。

「老公~,超詭異的!」
妳開心卻又尷尬的面對這個不知所措的狀況。


(選了一個擋風的地方準備度過寒冷的夜晚)


(老人、老車、老式的旅行、老而彌堅的熱情)



Donney給了我們一點的折扣,今晚只花了少少的十六塊就可以有個棲身之地,我們把住宿省下來的預算買了Donney兼賣的洋蔥、熱狗和牛排。這讓我們又多鬆了一口氣,如此一來車上的糧食在未來又可以多撐一天。意料之外的開心結局讓我們在安頓好"房子"之後,忘卻了疲憊的身心,我提議去農場的附近散散步、享受一下這個歡樂的氣氛。
隔壁的Negir夫妻是Melbourne Car Club的成員,而剛剛那一群"拍手叫好"的群眾就是他們的車友。他們一路從墨爾本出發,往北直接切內陸到艾利絲泉後,再切內陸的土路到西北部的金伯利,然後從金伯利開土路回我之前停留的庫爾加迪,最後橫越納拉伯回墨爾本。我下巴掉了半節聽著他們瘋狂的計畫,因為一般的車輛是沒辦法走這種土路的,更何況~,他們的車輛全部都是五十年以上的Peugeot老車。

你用頑皮的表情對我說:
「他們光車子的年齡就比我們兩個人加得利卡和帝芬妮還要老~」


(牧場的一角)


(納拉伯專屬的日落景色)



從03年起我的生日年年都是在國外度過,而今年不例外的又身處異鄉,只是畫面從繁華的東京街頭轉變到死寂的沙漠平原,唯一不變的是妳始終都是這個日期的固定成員。

納拉伯的日落讓我們出了神的沉醉在這美麗當中,我抱著歉意的再度對妳說聲對不起,妳微笑的搖搖頭,否定了我的道歉~
「我只能這樣陪著你,希望你生日快樂!」

 
(有著一家人溫馨的廚房)


(溫暖的來源)



或許是單車旅行的特別,讓我們在這個溫馨的廚房裡面和大家有著聊不完的話題,一個廚房亂哄哄的如同一家人要過年般的快樂和喧鬧。兩度的低溫絲毫沒有影響我們一大群旅人高昂熱絡的情緒。

牛排滲出的油水在戶外瞬間的凝固,隔壁桌的老伯伯地了一杯紅酒給我~
「喝杯紅酒暖暖身子~,要不今天晚上會非常冷唷。」
這一次我不再拒絕,伸出手接下了充滿關心的酒杯。
沒有人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但一句句關心的問候和一次次的貼心卻都是不可多得的生日禮物。



晚餐後我穿著羽絨外套,坐在餐廳內喝著老伯伯給的紅酒,一個人獨自的沉浸在生日的溫馨當中。
約莫半個小時後,畏懼寒冷的妳穿著所有的衣物,突然從帳棚處跑到餐廳,牙齒不斷打顫的對著我說下午遇見的Helen在營地裡面不斷呼喊著我的名字,好像有甚麼事情要對我說,但因為妳不完全了解她的意思,只簡短的告訴Helen說請我去找她。

正當我要求妳先進去室內取暖,抱著滿肚子的疑惑正準備去找Helen時,Helen突然從另一旁的走廊出現~
「我老公和我一直很擔心你們晚上會著涼,但又不知道妳們的帳篷在哪裡。我們的露營房車內還有兩張床位,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到我們的房車內一起看DVD,喝點咖啡,要不今天晚上會到零度以下,帳棚不保暖的。」

我們都不希望當個帶給他人麻煩的人物,從妳的表情中也知道妳心中的答案。

「你們不要擔心我們,你們單車旅行很辛苦,如果真的太冷的就來敲我們的車門,身體很重要的。」
Helen似乎了解我們的意思,卻仍帶著擔心的表情指著遠方的一台大型露營房車對著我說。

短短兩個鐘頭大家不斷的關心,讓我內心的情緒逐漸的被挑動著........



晚間的八點半,牆上的溫度計終於和刻度"0"平行,日記旁的酒杯換成了裝滿熱可可的馬克杯,洗完澡的妳也讓身體的溫度回復到一個對抗寒冷的程度,但這也只是如同火柴生命般的熱能,不足以抵擋一整晚持續探低的氣溫..........,我看著點燃的菸草思考如何讓今晚的我們都有個溫暖的睡眠。

「Mouse?Mouse?」
Helen裹著毛毯再度從昏暗燈光走廊的另一邊走了出來,不同的是手上多了一樣東西~

「你有用過熱水袋嗎?」
我愣住了.......

「你去廚房把滾燙的熱水倒進去熱水袋裡面,把水蒸氣擠出來後再鎖上外蓋.............」
「Helen,妳不能把這個給我們~,這樣你們晚上就沒有東西可以保暖」
我不等Helen說完,急得連忙推辭~

「我們還年輕,沒有關係~,即使生病也比較容易康復,你們年紀較大,我們不能拿這個熱水袋~~」
我開始不知所云的拒絕,硬忍著即將潰堤的淚水。
Helen不管我的拒絕,一手將熱水袋放在我的手上,另一手握住我的手腕~

「我們住車內不會著涼,你要照顧好她,才能享受這趟旅程。」

Helen像母親般的訴說,觸動了內心始終未照顧好妳的歉意,眼淚抑制不住的一直掉下來,我別過頭不想讓Helen和妳被我的舉動嚇到,Helen走到我的身邊拍拍我的肩膀給我鼓勵,我終於放聲的大哭~

「謝謝妳~,謝謝妳~,我不知道我能說甚麼,謝謝妳~,Helen~」
Helen也跟著紅了眼眶的抱了抱我,妳則是在旁邊摸摸我的頭.........


(一條屬於Helen的走廊)

夜幕低垂~
帶走了今晚的喧嘩、熱鬧和歡笑~
卻帶不走今晚的回憶、溫馨和感動~
這一切就如同雲霧般的化為無形、卻又真摯深刻~

單車旅行的第十天~

生日。快樂
創作者介紹

爸、媽,我們出去一下!!

M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凱倫
  • 遲來的祝福~生日快樂
    而好人一直都在
    恭喜你有個非常特別的生日
  • 謝謝...><<br />
    這一天真的是讓我永生難忘.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hsnumay
  • 看著看著我也不知不覺的熱了眼眶,
    可以了解那樣的感動:)
    你的文字讓我在閱讀時一整個就是進入整個情境裡,
    還是要說一次,
    你們真的很棒~~
  • 我自己在回憶這一天的時候<br />
    也莫名其妙的又紅了眼框<br />
    可能我天生就是一個愛哭鬼吧!^^<br />
    也是因為這樣才會繼續堅持的騎下去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TonTonMon
  • 超感人的~
    碰到這些好心人,相信今年的生日一定很難忘!!
    (不過、、、你這好命的傢伙,每年在國外過生日,我已經不敢說「哪一年的生日會最難忘」了啦!!)

    也好想在國外過生日喔、、、
  • >:<<br />
    唉呀~<br />
    所以我老婆也在哀哀叫.."為什麼你都在國外?"<br />
    不過後來我覺得還是在國內過生日比較好玩<br />
    畢竟到了這個年紀<br />
    有時還是挺希望朋友都在身邊呀!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adeiou123
  • 學長!感謝你在這個時刻!
    讓我感動到留下超多超多的眼淚啦
    你你你們兩夫妻
    給我賠來啦...
  • 沒這麼誇張啦~^^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Cat
  • 我眼框也有眼淚, 我想這真的是一輩子的回憶, 超級特別!!!
  •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wenjigo
  • 看了看也感動起來了~~~異鄉的溫暖最令人回味無窮~~
  • 特別的深刻呀!<br />
    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Cat
  • 回頭看你給的回應, 你們回到台灣啦 (這樣說好像認識很久似的, 其實沒有)
    我發現旅行真的要好好計畫, 以後要跑東澳一些城市, 我應該會租車, 比較方便
  • ^^~對呀!我們回來將近兩個星期了..<br />
    回頭再處理這些回憶的時候<br />
    也很納悶~..,時間怎麼過得這麼快呀!<br />
    <br />
    我也覺得租車比較方便<br />
    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br />
    而且又不用煩惱車況的問題<br />
    什麼時候會計畫開始旅行呢?<br />
    我都替你興奮起來了耶~^^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Gary
  • 回來也不打個電話~~真不夠意思啊!!
  • 吼~<br />
    我的手機掛掉了啦~>"<<br />
    所有的電話簿都不見了<br />
    然後我傳MSN和EMAIL給你呀~<br />
    不管啦!<br />
    給我你的電話啦!!!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IRENE
  • 呵呵一整個期待的好用力,果然po上來了
    我還以為你要像其它背包客回台灣之後就再也不update他們的澳洲blog

    回到家了應該很開心吧? 最近忙什麼呢?

    我們最近的天氣很鬼意,一下51度一下17度的都不知道該開冷氣還是暖氣@@
    而今天12月1日是進入夏天的第一天!! 不曉得會不會更熱@@

    不過真的要說你很有寫故事的天份也!! 加油!
  • 51度!?<br />
    我的天阿~,這天氣也...太離譜了...<br />
    你們這樣子還習慣嗎?<br />
    台灣這邊的天氣也艇詭異的..<br />
    高雄熱到要穿內衣~,到回到台中之後卻冷到要穿雨絨外套<br />
    原本我還想說經過這三各月的磨練之後<br />
    可以抵當風吹雨打<br />
    結果...還是冷到皮皮錯!<br />
    <br />
    現在寫著寫著就快要到你們家了耶~<br />
    三個月前的事情還歷歷在目呀!<br />
    這一段的更新應該就會比較容易點<br />
    因為梗太多了~^_^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IRENE
  • 什麼! 拖搞是因為沒梗?
    沒梗還能寫成這樣? 太厲害了吧!!

    其實大部份時候都躲在冷氣房裡呀
    只是有時要掃房間或alex做maintainence就很辛苦

    慢慢寫吧
  • 最近的旅客多嗎?<br />
    尤其最近你們熱成這個樣子<br />
    再加上X'mas的加持<br />
    喔~~,希望你們平安呀!<br />
    <br />
    ps:所以才更要好好的思考才下筆啊~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馮心
  • 我真的蠻喜歡你的作品,加油,期待你的續集....
    PS:別讓讀者等太久,讀者通常沒啥耐性地...
  • 謝謝~<br />
    我會盡力把回憶擠回來的~^^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悄悄話
  • 小列
  • Good~~你們真的棒呆啦~^_^~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夢~我深信你們的夢又離你們近了一大步~真的太
    棒了~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很想哭~但那是一種愉悅的哭~加油~懋滋王
  • 我想我的老婆應該才是最偉大的<br />
    一個女人願意陪著另一半完成夢想就已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br />
    更何況還騎了5000多公里<br />
    ^^<br />
    她才是真正的英雄呀!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IRENE
  • 哇 好快你已經上新聞咧!!

    幹的好呀! 加油 看來離出書已經不遠了!!
  • 最近忙得都來不及更新...>"<<br />
    快死掉啦~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tom
  • MOUSE,
    文筆超讚的啦, 快快出書可以籌下次的旅費喔
  •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annie0828
  • 寫到生日了厚~~~疑?生日明明過好久, 你還有好多要補~請加油!
    .
    .
    .
    .
    .
    .
    .
    .
    .

    想著想著我也心虛了起來,義大利之行,還有三天不知該如何下筆=.=!
  • 快好了啦!快好了啦!<br />
    妳的羅馬咧~~~~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lucy
  • 好感動喔~~
    要是我真的沒那個勇氣...
    預計將在2月底到柏斯working holday
    我會替你們加油!
    祝福您們
  • ^^謝謝你~

    Mouse 於 2011/06/21 21:11 回覆

  • vanessa
  • ㄜ~我又哭了啦...太感人了,我相信世界上好人一定比較多,而且沒有真
    正的壞人,只是程度上的差別。就像我聽過很多人罵韓國人,甚至很多朋友
    同事去韓國都有不好的經驗,但是我自己去的時候卻是遇到一堆狠熱心的
    韓國人,從剛下飛機在等巴士時,跟一個年輕女生問路,她英文不好卻熱心
    的帶著我們到民宿門口(當時非常冷+時間已經是晚上11點多,她看著書
    上的地址幫我們找到那家民宿)在韓國的幾天都遇到相當熱心的人,所以
    我對韓國人印象可說是非常的好呢
  • 唉呀~<br />
    我真的是覺得好心人真的太多了,<br />
    但很奇怪的是大家就搞得草木皆兵一樣。<br />
    <br />
    當時的你應該會感動到噴淚吧!<br />
    那麼晚、又冷、又遇到熱心的韓國人...<br />
    唉~(怎麼又嘆氣了),換作是我,可能就會和文章內的反應一樣,<br />
    痛哭失聲啊~

    Mouse 於 2011/06/21 21:12 回覆

  • Loca
  •   Helen也跟著紅了眼眶的抱了抱我,妳則是在旁邊摸摸我的頭.........

    看到這我的眼眶也不禁泛紅,旅途上每個人的出現都是有意義的,
    更能見到狗哥與狗嫂的互相扶持之情,兩個人能夠一起完成那件事情真好
    對吧...


    Loca
  • 「每個人的出現都是有意義的」<br />
    <br />
    我好想知道你那一段當中哪一個人的臉孔讓你印象最深...(印度?)<br />
    夫妻的牽手之情是令人幸福的<br />
    那朋友之間的扶持之義,就是令人鼓舞、感動的啊!

    Mouse 於 2011/06/21 21:12 回覆

  • Shermy
  • 看到最後一段我也不禁紅了眼框
    那種雪中送炭的感激~真的是讓人深受感動~怎嚜也無法忘懷哪!
  • 那真的是一段非常難忘的回憶...<br />
    有時現在想起,自己都還會躲在角落偷偷掉淚。XD

    Mouse 於 2011/06/21 21: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